品牌一覽             

百年傳承
選物優惠
純萃清潔
天然保養
良田誠食
公平貿易
流域收復
土地復育
生活好物
工匠湛品
文創聚落


一口喝掉7500朵花的蜂蜜豪飲客


當時並不知道蜂蜜在那年代有點小奢侈,大喇喇地豪邁一乾,不懂得細膩品嘗。日後閱讀蜂蜜的製程,原來蜂兒得採1500朵花兒才得1公克蜂蜜!

文/古碧玲 攝影/劉振祥


回想起來,自己對於許多醬漬發酵食物的依戀,多半來自於自小家裡餐桌不自
知的養成。

此趟赴休士頓開會的數天內,飯店早餐千篇一律的自助餐,吃得極其乏味,還
好有莓果與優格,加一杓脆咔咔的穀片,再淋上一棒金黃剔透的蜂蜜,讓嚼蠟
似的美式早餐有了甘芬的收尾,那幾天,就靠這一味喚醒了我被痲痺的味覺。

本不喜甜食的我,於父後的日子追索父親賦予的味蕾記憶,蜂蜜,居然如被蜜
蜂叮咬過的強烈刺感橫穿出長程記憶,童年被父親以蜂蜜餵食的景像亮晃晃地
浮現出來。

夏日小孩不畏暑熱又貪玩,於半天課放學返家途中,常嫌大草帽防礙視線,任
性地揹在頸項後也不肯戴起來,頂著滿腦袋烈陽在正午邊走邊嬉戲。進了家門
後,不一會兒就冒汗想吐,茶飯不思,軟趴趴大半日。等到父親下班返家,看
著素常活跳跳的我狀不甚妙,走過來端詳著,再摸摸額頭,立馬鐵口直斷以鄉
音說:「這孩子中楚(暑)啦!要喝點蜜糖水!」

只見父親從廚櫃中拎出一只紹興酒瓶狀,上頭貼一張綠底白細框、崁著一隻蜜
蜂佇立在蜂巢上的照片,(當時總覺得這包裝奇醜),他懸開蓋子,以白鐵湯
匙為量匙,小心翼翼地倒出一杓,以筷子劈哩啪啦疾速攪拌,「喝下去!」一
口飲盡時,口中還殘留著微微酸的尾韻。

父親還用蜂蜜浸漬白蘿蔔絲,在受風寒,嗓音全啞時,這道簡直是神力特效藥
,通常喝個三兩次,就告別啞嗓。父親還拿蜂蜜和中藥粉,讓小孩就水吞嚥。

記憶中父親還把杏仁磨成泥,加水入電鍋蒸,蒸好取出放至溫度稍降,再澆上
幾匙蜂蜜拌勻,更是一味養顏潤肺的良方。

反正心、肺、脾、腸、胃有點小恙時,父親都會讓他的蜂蜜登場,說來也奇怪
,灌點蜂蜜後,還真的又活蹦亂跳起來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,還是真有效果。

當時並不知道蜂蜜在那年代有點小奢侈,端起來大喇喇地豪邁一乾,不懂得細
膩品嘗。日後閱讀蜂蜜的製程,原來蜂兒得採1500朵花兒才得1公克蜂蜜!我
這樣唏哩呼嚕起碼消滅了7500朵花!

而已供應人類8千餘年甜滋味的蜂蜜還得靠發酵魔法方能取得,除此外,「一
花一果一蜜」,或是花兒盛放前或後,其蜜色、風味皆有別,那幼時的豪飲蜂
蜜簡直無異於「烏龜吃大麥」了。



攝影/劉振祥

本文獲得古碧玲女士授權刊登
(攝影/劉振祥)


作者:古碧玲 /自幼就嗜讀、雜讀、越讀,讀報先讀副刊。
歷任政經媒體、時尚雜誌、網路、廣告
、基金會乃至於公部門等高階主管。

自卸任一政經雜誌總編輯後,投入自身最關切的教育與飲食
相關志業,創辦獵果舖實踐理念,同時也展開食物農業、土
地議題、弱勢關懷的書寫。

現為《上下游副刊》總編輯 、全民食物銀行協會理事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