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傳承
社會企業
純萃清潔
土裡土氣
天然保養
良田誠食
土地復育
工匠湛品
文創聚落
好物相乘


碧玲食篇-古碧玲  /  好文分享

踏尋香蘭葉、蝶豆花、 沙梨橄欖的野地腳蹤


採集者往往如神農嘗百草般,逐漸熟悉植物生命週期,掌握了一年四季並洞燭天然植物糧食應當在何時何處採收...

文/古碧玲 攝影/劉振祥

(本文亦刊登於2017/11/05《上下游副刊》)


這是日俄戰爭的大砲,日本人運來霧鹿對付布農族人,當時,要布農族下山定
點定居管理,除了沒收他們的獵槍、彈藥武器外,更嚴禁外界運送鹽上山,因
為長期沒鹽可吃一定會生病,可以逼布農族人下山。沒想到在山上打游擊的布
農族人因為會採集鹽膚木的鹽,撐了好久。」登上台東海端鄉霧鹿國小後方的
砲台公園,聽到了這則關於採集的故事。

談到蔬果等飲食取得的管道,生活在台灣的我們已太習慣栽種而來的食物,在
飲食供應產業化的過程當中,人們早已喪失採集野生及原生植物的能力,成為
單一主食的文明社會,失卻了飲食多樣性的均衡;迄今,僅有部分原住民部落
仍保留著由大人帶著未成年的孩子帶把鹽、隨身小刀在山間健行辨識野生動、
植物的傳統。


蘋婆,以前孩子的季節性小零嘴

而居住鄉間的客家或福佬媽媽們尚保留自身童年的「地味」者,也會在不同的
季節採擷野菜食補或藥補,清明前後,採鼠麴草或新鮮艾草做粿;夏季燒仙草
茶消暑;秋季採藤三七根(川七)熬排骨湯;冬季採老艾草根曬乾,抓一把艾草
根塞些雞肚子,加點老薑片,卻寒暖身…依循四季運行,無論內服外用,滿地
野草野果都是造物者的禮物。

著眼於如何辨識野菜野果,採集山裡地味,台北市客家文化基金會2017年的「
客家家食物」透過展場與作坊與對有興趣於植物者交流。素來將台灣野菜視作
一個「品牌」的種籽設計以「客家漬」、「採集X料理」雙展並行,展場一如
採集現場般綠意繚繞。已貫徹採集者生活逾十年的種籽設計,憬悟大地之厚生
與包容,按著四季節氣,不輕易放過任何可食的野果野菜野花,採楊梅、宜梧
、月桃花、野薑花、懸鉤子、狗尾巴草、杜英、菾菜、山苦瓜、秋海棠…深悉
節氣的序列,掌握著野果野漿野菜熟成的日曆,不輕易錯過採集時間。

對現代人來說,想喝碗蓮子湯,上傳統市場和超市買蓮子來燉,不必剝蓮蓬、
綠皮、種皮、戳蓮芯,但若到了採集者如女食神莊月嬌的地盤,可得相約清晨
,想吃的得去池裡自己採!

這種典型的採集者行徑,不嫌麻煩地「從產地到餐桌」絕不僅止於口號,而是
親力親為的生活型態。

一年四季的採擷,於鄉間生活,是生活常態,想吃什麼,就往水邊山間去,菜
園果園就在大自然裡。於都市人,有心採集也並非不可能,只需留意腳下的玫
瑰,不好高騖遠望向天邊彩虹,即可在生活轉角處發現野莧、野人蔘、益母草
、到手香、車前草、土肉桂…一如筆者作為一位都會業餘採集者行過公園發現
蜜源植物的翅莢決明,發現結實累樹的白飯樹等之興奮心緒。

採集者往往如神農嘗百草般,逐漸熟悉植物生命週期,掌握了一年四季並洞燭
天然植物糧食應當在何時何處採收;於是,如種籽設計、莊月嬌者春天採青梅
或黃梅釀梅,採山茶學習揉捻焙製,偶爾在鼠麴草冒出頭時,也採些回來做點
草仔粿;夏末採茄冬果實漬起來,還意外發現取代味精能去除異味的阿拉外(
肖楠籽);秋天採麻竹筍並蒐羅野莧曬乾做鹼水,等待明年端午節做鹼粽;初
冬11月依序開始採桂花,好在冬至時有桂花湯圓可食;採洛神花蜜釀起來,來
年夏天有酸甜清涼的洛神花湯供洩暑氣;整年的採集旋律依循著節氣腳步,積
攢了滿滿的食物寶庫,每一次的踏查採擷,總會有新發現,甚至不時拾掇些小
花小草,順手與野果野菜插成一盤桌上風景,生活是大自然之美的投影。

在採集途中,不僅發現了甜度超過22度的野生無花果,還歸納出台灣新住民的
食物遷移軌跡-香蘭葉、蝶豆花、越南大芫荽以及滿山遍野的沙梨橄欖等,這
些充滿熱帶國家氣息的植物,都有著豔麗色澤或風味強烈的特質,普遍用在東
南亞食肆常可見到鮮綠、桃紅、深紫的娘惹糕上,或者是被醃成酸中帶辣的沙
梨橄欖等,隨著嫁來台的新住民女性日眾,為了一解味蕾鄉愁,東南亞地區常
用的可食植物被引進台灣,從起初的人工栽植,逐漸蔓延馴化成此間的野地植
物,只要懂得辨識,俯拾皆是驚嘆號。


莊月嬌採集的蝶豆花

人類史上,家蔬家果因應人口激增而生,野菜野果則是喚起我們與自然連結的
臍帶,現今大量栽種的蔬果其DNA都來自於野地。而採擷自山林田野的食材,
原本就是飲食文化的一環,生生不息的大自然植物園裡,毫不吝惜的食材,曾
經飽足了一代代的人們,人們也懷著敬虔的態度感念大自然的賜予,那是真正
從產地到餐桌的飲食鏈,是四體俱勤,分得出五榖的食養履踐。

台灣的地形地貌高山、山谷、丘陵、平原、湖泊、溪流、河川、海灘無一不具
備,是一座迄今仍保持著物種多樣化的世界大植物園,致使我們擁有極其多樣
春風吹又生的野地食材,客家家食物規劃的「山裡地味採集料理」意欲超越栽
種農業以及19世紀工業革命後的飲食供應鏈,返回裡山間,踏查自然糧倉的賜
予,更細膩感受季節輪替的節氣旬味,從淺山到深山、池畔到海濱。

野生可食植物是大自然最美麗的禮物,在這裡,我們可以透過自己親眼親聞發
現青春正茂的新鮮野食材,迥異於被馴化的「家蔬家果」,帶著野氣的陌生滋
味,或許是我們不習慣的澀味、特殊氣味,卻是引發人與自然改善關係的敲門
磚。(本文亦刊登於2017/11/05《上下游副刊》)



本文獲得古碧玲女士授權刊登
(攝影/劉振祥)
 
作者:古碧玲 /自幼就嗜讀、雜讀、越讀,讀報先讀副刊。歷任政經媒體、
時尚雜誌、網路、廣告、基金會乃至於公部門等高階主管。

自卸任一政經雜誌總編輯後,投入自身最關切的教育與飲食相關志業,創辦獵果舖
實踐理念,同時也展開食物農業、土地議題、弱勢關懷的書寫。
 
現為《上下游副刊》總編輯 、全民食物銀行協會理事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