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棘手黃金板栗,美味大勝天津栗}植物手記12

這日,堪稱豐收的植物日,找到栗子產地、得見始終善待自己的老友、聽了內容扎實的植物講座。身心俱足,有種幸福百分百的感覺。
秉性好獵奇,又有齧齒動物的食性—堅果控,一人可以邊讀書邊嗑掉一斤鹹酥花生,不肥也難。而秋天白露前後,正值收成期的除了柚子,還有栗子,也有最愛,家人從彼岸帶回的栗子,往往不自覺地獨自嗑完一包,果然齧齒動物呀。
中秋後,老友美貌捎來一袋栗子,栗實甚碩滿甚圓足,一顆約6、7公分寬,提到自己超愛吃蘋婆的,送來的佳雯說:「這比蘋婆好吃多了。」美貌告知此乃嘉義中埔所種,歷經十來年方結實,「我得去撿幾塊石頭來炒囉。」老友笑回:「蒸就很好吃了,尾巴要剪開來,以免爆開。」,正好另一位畫家友人來訪,分她幾些,遵美貌囑邊聊邊顆顆剪開,以大同電鍋外鍋加兩杯水,蒸第一回,跳起後,待降溫,加水再蒸。


與老爺兩人都忙,晚間總找機會分享今日見聞與看法。那晚,他剝著板栗,大呼:「這哪裡來的?怎麼那麼好吃啊!」完全贏了天津與丹波和栗的口感,既鬆綿又緊實Q彈,甜中帶甘,如實告知之後,他問我說:「問問美貌還有沒有?多買一些。」正準備揪團購時,想起念念多時的嘉義老同學,遂問嫁到嘉義多年的同學香玲,可知嘉義中埔有此物?香玲表示不知,但離中埔不遠,她可去取。
貪吃如我,立馬追尋栗子芳蹤,查問及已值季末,所剩不多。既好吃又是植物業餘愛好者,決定藉著追尋黃金板栗的理由,找出瘋忙的縫隙,探訪多時不見的老同學。


於是,一行三人抓住今秋板栗的黃金尾巴,農家電話裡說的已經沒有了,其實還堆積如小山。樹上猶掛著些許青綠色小刺蝟般的黃金板栗,正嘖嘖稱奇時,農家太太現身,據她表示,這栗子是六十餘年前,公公上阿里山打工,人家送他幾顆,帶回家一吃,讚嘆如此佳味;日後他再上阿里山,拿到生實,捨不得吃,揣回自家農園,種下第一棵母株,逐漸枝繁葉茂,遍布兩甲地,養活一家人。不過,她兒子卻說,「這已經不可考啦。」每年暑假8月底,全家全員出動,人人手套一雙、水桶一只,再備一把高枝剪,滿地找成熟落地的棕色刺蝟。


黃金板栗為殼斗科栗屬,算是亞洲栗的一種,有別於美洲栗,常見於海拔370到2300公尺山區,分布在越南、台灣以及中國東北、華北、華中乃至於西南的貴州、雲南,甚至西藏等地。現板栗生長最南端、成熟時間最早的台灣嘉義中埔種了40、50甲,5到6月間毛毛蟲狀的葇荑花序開得如滿樹爆竹,雌雄異花。雄花多半是叢生;雌花多生於雄花之後,因其味道濃烈頗能吸引昆蟲授粉,據說栗子花蜜的香氣也十分濃;成熟後由綠變棕色的栗實裡有三顆栗子。每年八月進入果熟期,該鄉會舉辦中埔栗子節。當地習慣以鹽炒,而非糖炒,更能提出甜味。
大約20多年前,與一對夫妻赴羅馬分時旅行,下榻距羅馬40分鐘遠的戴安娜湖畔的Villa,散步其間,撿拾栗子,負責料理早晚餐的我,放在爐邊烤熟,說實在,並不好吃。
植物與食物的憶往,友人夫妻遷居彼岸多年,幾近失聯,唯難忘冬日爐邊暖意。一路上,都是親情與友情的澆灌,讓我任性玩耍。

發佈留言